体彩店怎么赚钱
>文化>>正文

画家被指“专业抄袭30年”身价过亿,道歉真就那么难吗?

原标题:画家被指“专业抄袭30年”身价过亿,道歉真就那么难吗?

当前大众最期待看到的,也是很关键性的一步,也许就是叶本人的一句迟到但仍真诚的道歉,以及叶的“东家”——四川美术学院的一份迟到但仍认真严肃的声明。

文1766字,阅读约需3.5分钟

最近几天,一起抄袭事件的发生,彻底搅动了整个文艺圈,也引发了社会的极大热议。(可见评论:画家被指“专业抄袭30年”身价过亿,薅羊毛界新奇迹?抄袭者为我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永青。可以说叶是我国当代艺术圈的一名老将了,为人师表几十年,不仅是四川美术学院的教授,还有着广泛的社会知名度、影响力,为我国“西南艺术群体”乃至整个当代艺术界的代表性人物。但此次却遭到了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·西尔万(Chiristian Silvain)的明确指控,称其画作为抄袭。

▲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·希尔文,通过比利时电视台曝光称中国艺术家叶永青长期“抄袭”其作品。

也就是讲,此?#25105;?#19981;是一起小范围,或者仅仅发生在国内的普通抄袭事件,它甚至关系到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的名誉度是否受损问题。这绝非夸大其词、危言耸听,据悉,此事件已登上比利时各大媒体,并引起了当地的广泛争议,均认为这样的抄袭行为难以置信。

再加上叶本人的作品也经常会在欧美、中国香港等地的多家知名拍卖行上拍,所以此事件一经曝光,也迅速波及到了欧美、中国香港等地。

▲比利时画家控诉叶永青抄袭多年 代理人:打算来中国策展以正视听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(ID:womenshipin)

此事件到目前为止,仍在?#20013;?#21457;酵中,仍在源源不?#31995;?#20135;生?#25386;?#33391;的社会影响。但尽管如此,至今一方面依然有部分理论家、评论家在试图为其“洗白”、辩护,将此确切无疑的抄袭行为极力混淆是所谓的挪用、临摹、演绎、创造性发挥等创作手法。

另一方面,叶本人也仍没有给公众一个相对及时、真诚、合理的态度和解释。到目前大众所知道的,依旧是他对《南方?#38469;?#25253;》记者那么简单的两句回应:“我们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联系。这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。”仅此而已。如此轻率、敷衍的回应,公众显然是不买账的,也无法接受和原谅。我想这也是近几天来此事件不断发酵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另外,做为叶的“东家”,其工作单位——四川美术学院,在此事件发生已经过了几天的时间里,又掀起了如此大的社会影响,却也依然没有对外表达?#32422;?#30340;立场和态度,没有给公众一个满意的说法。所以这也成了?#20040;?#23478;无法接受和谅解的另一重要原因。同时也难免进一步增加?#22270;?#21270;公众对当代艺术圈,以及相关单?#25381;?#37096;门是否真的存在?#25345;?#21033;益上的关联或庇护等问题的更大质疑和责问。

艺术创作上的抄袭,理应要以“零容忍”的姿态对其进行严厉的批评和惩处,绝不能姑息纵容、任其发展,否则只会导致原创力越来越萎缩,抄袭行为越来?#35762;?#29527;,最终受害的不仅是原创者本人,还会殃及整个社会,甚至整个国家。

的确,一些时候,公众对诸多不良事件、不端行为表现出所谓“穷追不舍”“频频发问”的原因,也许很简单,可能就是想看到当事人一个真诚?#27927;懟?#24724;改的态度。当事人有没有最起码的做人原则、最基本的从业底线,有没有丢失掉应有的职业道德、艺术操守,具不具备一定的羞耻感和社会责任?#23567;?/span>

更不能因为你的职位高、名气大,在犯错误的时候就可以任性,甚至自认为应该网开一面、宽大处理,而这无异于是对公众反应的漠视,对社会规则的挑衅,也完全可以理解为是一种?#35845;?#26080;理、狂妄、?#28304;?#30340;行为。

难怪有人开玩笑说,指不定抄袭者还会为?#32422;?#30340;名字上了热搜,成了?#20658;髁康?#24403;”,让更多人熟知而私下里?#24213;?#20048;呢。大家不要不以为然,或者认为不可能,?#36136;?#29983;活中,尤其在传播领域、当代艺术圈,的确存在如此的想法和行为,他们一?#21335;?#20986;名、出大名、大出名,而往往不择手?#21361;?#19981;考虑对社会的负面影响,甚至为了名利竟会呈现出几近疯狂的举动。?#27604;?#24076;望此想法和行为不会发生在叶永青教授身上。

但当被抄袭者已经进行明确指控的时候,当众多专家对抄袭行为已经确认无疑的时候,当?#32422;?#23545;外回应也已经?#20102;?#20854;辞的时候,道歉真就那么难吗?我想,当前大众最期待看到的,也是很关键性的一步,也许就是叶本人的一句迟到但仍真诚的道歉,以及叶的“东家”——四川美术学院的一份迟到但仍认真严肃的声明。

文/王进玉(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) 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危卓

值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

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体彩店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