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彩店怎么赚钱
>文化>>正文

“时间饥渴症?#20445;?#26159;谁把我们卷进过劳、加速的人生?

原标题:“时间饥渴症?#20445;?#26159;谁把我们卷进过劳、加速的人生?

日常焦躁的滋味人人都懂。呼叫等待、无休止的电话会议、不顾时间地点的强制性视频会议、周末紧急出差……很多“社会人”可能会发现自己卷入了过劳的工作与加速的生活。为释放这种茫然无措,我们炮制了海量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日常吐槽。“狗屁工作”、“社畜”……不论来源是人类学研究还是流行语、影视剧,都斩获人心,得到病毒式的传播。

时间都去哪儿了?与速度缠斗、与工作肉搏的情绪,不全然是负面的。有在“零工经济”中乐此不疲的“斜杠青年?#20445;?#20063;就有歌颂“懒惰”的消极分子,这些不同的工作态度与相近的速度体验,都能在历史中?#19994;?#20854;源头与脉络。

本期专题的发问是:我们如何卷入了加速的工作与生活?今天中国及世界出现了怎样的工作趋势及特征?技术加速如何制造了时间紧迫感,而那些以懒惰作为对抗的(反)工作伦理,背后勾勒了怎样的乌托邦?#24656;贫?#35843;整能帮我们解决工作意义危机的难题吗?

3月2日书评周刊专题已于今日(3月3日)在新京报书评周刊微信推送。

撰文 | 董牧孜

“时间贫困者”

吞噬的闲暇

这是一个百年大哉问:为什么技术进步没能将人从劳作中解放出来?#32771;负?#25152;有谈论“工作”与“闲暇”关?#28857;?#35770;的文章,都近乎陈?#19990;?#35843;地引述经济学家凯恩斯的《我们后代的经?#20204;?#26223;》一文。1930年冬,凯恩斯在欧美经济的萧条寒冬中乐观地展望未来100年的好日子:伴随科?#24049;?#29983;产力的提升,人们每周只需工作15个小时,现在就必须抓紧时间思?#23478;?#22914;何利用那些将多到令人发狂的闲暇岁月。

引述?#25628;?#30340;文章,接下来往往便是一番不约而同的惊诧:作为现代社会人的自己,竟然比原始社会的祖先拥有少得多的闲暇。朱丽叶·肖尔(Juliet Schor)的《过度工作的美国人》与森冈孝二的《过劳时代》,这些研究将“过劳死”作为?#25345;?#24847;义上的“国?#20063; ?#26469;观察:一边是丰富的物质享受,一边是沉重的工作压力。过劳的情况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肆虐,尽管不同国家的劳动与闲暇时间存在差异,比如在欧陆发达国家,人们的闲暇往往多于英美和日本。

《过劳时代》

作者?#28023;?#26085;)森冈孝二

译者?#22909;?#24422;军

版本:新星出版社 2019年1月

中国最新的工作时间数据,收录在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课题组撰写的《时间都去哪儿了?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》一书之中。2017年,我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(每日净工作时间大于8小时)相当普遍,超时工作率高达42.2%。其中,低收入者、低学历者、制造业从业者、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的超时工作尤为?#29616;亍?#20013;国妇女(尤其是单亲母亲)的时间尤其稀缺。的确,工作和家庭的双重负担?#21476;?#24615;比男性更容易陷入“时间贫困”。

数据显示,从2008到2017年,女性与男性的无酬劳动(最典型的就是家务劳动)时间比由2.60上升到3.15。近年中国女性也出现了从照顾家庭和赚钱养家的“双重负担?#20445;?#36716;而向家庭回归的趋势。如何管理稀缺的时间,在工作、家庭、休闲与睡眠之间进行合理分配,已经成为所有人的难题。这种不均的时间分配显然不只是个人选择,也受到社会性别结构的牵引,以及政策及用工?#36139;?#30340;制约。

妇女最容易成为脆弱的时间贫困者,而那些看似掌握自己时间的自由职业者,或者参与“零工经济”的“斜杠青年?#20445;参?#24517;是时间的富裕者。经历过现代工作伦理规训的人都知道,“时间就是金钱?#20445;?#32780;金钱总是叫人捉襟见肘。似乎如今,只有那些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们,才会将时间肆意挥霍:“他们太懒!不知道当今世界活着就得努力工作。”

《女性贫困》

作者: [日]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

译者: 李颖

版本: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8月

因此,凯恩斯所惦念的为闲暇?#22836;?#35029;而发愁的日子,与其说是展望未来,不如说更像是回顾原始社会。1969年《时代》杂志7月号推出的“原始丰裕社会”布须曼特辑如是写道:“想象一下,一个社会里,工作时间?#36127;?#20174;不超过每周19小时,物质财富被视为负担,没有贫富差距,失业?#35270;?#26102;高达40%,但这不是因为社会管理无当,而是因为他们相信只有身强体壮的人才应该工作,且工作应该适可而止。食物丰富且易得。生活闲适安宁、充满快乐。”

人类学家詹姆斯·苏兹曼在《不富足也丰裕:正在消失的布须曼世界》(译文收?#21152;?#24464;志伟、王行坤主编《后工作理论读本》,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)一书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。布须曼人(官方多称桑人)是非洲南部古老的狩猎采集民族,他们饥肠辘辘,啥也不做,坐等救济。不过,在苏兹曼看来,他们的贫穷既非懒惰所致,也不尽是厄运的结果。在白人殖民者到来前,他们祖祖辈辈都如此生活。

显然,在经济全球化之外的时间规则里,存在时间的富足者,因为原始人?#38498;姆?#26102;间提高劳动生产力和积累?#26102;?#27627;无兴趣。这真是一个悖论,在经济最落后的狩猎采集社会,人们似乎拥有凯恩斯梦想中的经济乌托邦。那些西方反文化运动中?#30340;?#21407;始乌托邦神话的人感叹,“每周15小时的工作制,是现代智人在大约过去20万年中多数时期的主流”。

“时间饥渴症”

为何狗屁工作疯狂滋生

为什么我们无法被技术解放而迎来闲暇?“狗屁工作”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,无工可做也要创造工作。这个概念自身便有戏谑与吐槽的意味,认同或不认同的读者都能感受到这一命名的“戳人”之处。2013年,人类学家大卫·格雷伯(David Graeber)在激进杂?#23613;癝trike!”的网站?#25103;?#34920;了名为《论狗屁工作现象》的文章,五年之后扩展此文成书,讨论与争议迅速在学院、媒体与社交网络?#19979;?#24310;开来。中国媒体诸如?#24230;?#32852;生活周刊》《?#25103;?#21608;末》《新京报》的相关报道,也斩获很高的阅读量。类似于人们对于过劳、大加速的情绪宣泄,“狗屁工作”引起的无国界反响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时代共鸣。

《狗屁工作》英文版书封

因忙碌、快节奏的工作而惴惴不安,差不多是所有人共享的经验。的确,今天无论穷人还是富人,都变得更加忙碌。在过去,富人除了挥霍有形的产?#20998;?#22806;,还要挥霍自己的时间,这意味着他们拥有大量的闲暇。然而今天,富人也要使自己忙碌起来,忙碌是一种楷模的行为。今天我们热?#21592;?#24616;忙?#25285;?#20294;一旦真正闲下来时,即没?#26012;?#20154;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就会感到巨大的焦虑或失落。

穷人的忙碌和富人的忙?#25285;?#19981;可同日而语。想想一个忙碌的?#26143;?#20154;和他所雇佣的保姆?#27627;?#32773;可能都很忙,但他们之间的差别不仅在于收入,更在于对于自己时间的自主权以及各自时间的充实度——前者对时间的利用是充实的,或者?#30340;?#24102;来很大成就感;而后者则是单调的,很难说有什么成就感。

格雷伯往往倾向于从主观感受界定“狗屁”。不过,工作的意义感与工作性质之间存在矛盾,一份被格雷伯定义为“狗屁”的工作,可能给从业者带来巨大的自我实现感。比如,在王行坤、房小捷对“狗屁工作”的研究中,基于有限的问卷调查?#22836;?#35848;样本显示,中国金融业的从业者对工作的主观满意度?#27597;擼?#24182;不认为自己在做“狗屁工作”。

如何界定哪些工作属于“狗屁工作”呢?保罗·巴兰在?#23545;?#38271;的政治经济学》中提到,熊?#39042;?#36825;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认为律师这个职业在社会主义社会是没?#26012;?#35201;的,“许多聪明才智被用之于这类非生产性业务上,其社会损失是不小的。”

在保罗·巴兰看来,如果从理想社会即社会主义社会角度来看,很多在今天消费社会看来是必需的东西,都可以是非必需的。比如,从事制造军备、奢侈品和炫耀品的职业、官员、军事设施人员、教士、律师、逃税专家、公共关系专家,以及广告商、经纪人、商人、投机牟利者等等——按照他的思路,这些人没有为社会生产什么使用价值。以广告从业人员为例,他们固然为老板赚到了钱,并且拥有不菲的收入,似乎对社会有?#33579;?#20294;是没有人会说我想通过阅读或观看广告创意来增加见识或涵养精神——他们并没有为社会生产出使用价?#25285;?#32780;只是激发或者操纵了消费者的欲望,从而使生产机器更快地运转下去。

“狗屁”本质的界定建立在这样的判?#29616;?#19978;:在生产得到理性组织的理想社会,人的欲望并不需要激发或操纵,我们了解自己的需求,并且以民主且合理的方式生产出相关产品。某些职业会消失,某些职业会出现,人类的劳动时间必然会减少。在王行坤看来,一个真正做到对人和自然?#21152;?#22909;的社会,与只?#38750;?#21033;润或GDP的社会截然不同。到那时,我们将对任何职业追问,你能为社会贡献什么(为社会提供怎样的使用价值和财富),而不是能为老板或自己赚到多少钱。

格雷伯将近四十年来“狗屁工作”大量滋生的缘由,归结为金融?#26102;?#20027;义的崛起。但正如王行坤、房小捷的研究表明,格雷伯的数据是有问题的。社会平均工作时间之所以居高不下,并不是因为四十年以来看似高端?#31995;?#27425;、实则毫无意义的狗屁工作大肆泛滥,而是那些没?#26012;U稀?#19981;稳定的“低端”工作的不断扩张。西方自?#40092;兰?0年代以来,增加最多的是低工资、低技术水平的工作岗位,主要集中在零售、餐饮、医疗和教育这些所?#20581;?#30495;正的服务业”。比如,受雇于众包?#25945;?#30340;优步司机,作为?#25042;?#25215;包商的微商,他们随时处于待命状态,没有稳定的雇佣关系,工作时间也因为工作的灵活性而被拉长,这种趋势被称为工作的优步化(Uberization)

不辞辛劳地工作而将时间耗尽,很多时候看起来是个体的自发选择,但纯然“自发的”过度劳动,?#36127;?#26159;难以想象的。对于美国优步司机来?#25285;?#20551;如每周只工作40小时,他们的收入就会跌破贫困线。现代社会似乎不存在时间的富裕者,没有“时间饥渴症”被视为一种不正常。这正是作为意识形态的工作伦理所教导我们的,也是日益严厉的工作机制强加给我们的。

对速度顶礼膜拜

技术带来 加速 了吗?

如果?#21040;?#22825;的社会人普遍饱尝时间的贫困感,那么时间的加速感又是从何而来呢?快节奏、长时间的工作状态使人不?#30149;?#28966;虑、失眠,而以购物、消费作为缓解,拥抱物质主义,也很难增进幸福感。今天我们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比例远超40年前,这并非没有原因。用鲁迅的话来?#25285;?#26102;间就是性命”。速度的代价就是时间,因?#38750;?#36895;度而失去时间,?#36127;?#26159;属于所有人的问题。这?#36127;?#26159;一种不可承受之轻。我们面临的不只是工作时间的增加,还有?#33945;?#25968;字?#26102;?#20027;义时代的时间紧迫。

米兰·昆德拉在他的小说《慢》中写道,“速度是迷狂的?#38382;劍?#36825;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。”20世纪初,未来主义者们速度的美学是狂飙突进的革命情?#24120;骸?#25105;们要与机器合作,将那些对距离和孤独的歌颂、那些精致的乡愁都摧毁,代之以普遍存在的速度”。然而,当我们真正迎来“绝对速度”的?#25345;危?#19981;只是工作,整个生活与经验世界都体验到失控的疼痛。

《慢》

作者: [捷克] 米兰·昆德拉

译者: 马振骋

版本: 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年3月

1991年,法国哲学家保罗·维利里奥的哲学随笔《消失的美学》,指出技术进步如何?#26053;?#22320;磨灭了时间与空间,也改造了我们的知觉、意识、美学?#21520;?#29702;。马克·泰勒的《为什么速度越快,时间越少》,则从今天的大数据时代出发,大杂烩?#35805;?#22788;理了宗教、哲学、艺术、技术、时尚和金融等各领域里“有毒的速度”。回到西方现代性的开端来看,我们对速度的顶礼膜拜是现代的发明,它产生了两个副作?#33579;?#19968;是长远规划的消失,另一个是长期?#19988;?#30340;瓦解。

《为什么速度越快,时间越少》

作者: [美]马克·泰勒

译者: ?#24180;?

版本:雅理译?#35029;?#20013;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8年11月

今天的加速感是如何造成的?最显而易见的答案似乎是技术,而技术背后则是经济与社会的导向。今天的技术与新?#38382;阶时?#20027;义——金融?#26102;?#20027;义的?#36139;?#26159;分不开的。今天的技术加速,显然比?#40092;兰?#26411;复杂得多,甚至是难以理解。如泰勒所言,信息、交流和网络技术正在创造一个新世界,这个新世界转手就把人类生活转变成了自己的模样。

比如,虚拟经济相较于传统实体经济的崛起,谷歌、微软、亚马逊和脸书等大?#25945;?#23545;信息和数据的垄断,以及金融市场日新月异的电子交易速度,都改变了今天的工作节奏。工程师们不断编写算法来?#35270;?#39134;速变化的投资环?#24120;?#25105;们?#33945;?#24182;参与其中,但要理解当今金融市场的速度已变得相当困难甚至是不可能。而在虚拟经济之中,贫富差距实?#22124;?#26159;速度差距。在数字?#26102;?#20027;义的快节奏经济中,“赢家”和“输家”所共享的只有速?#20154;?#21019;造的不?#30149;?#28966;虑和不满。

反过来,这也可以帮助我们理解,为何在科技如此发达,以至于很多人担心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当下,绝大多数人的工作时间不减反增。王行坤的《工作意识形态与后工作的未来》一文指出?#33487;?#26679;一个事?#25285;?#20174;19世纪末到20世纪80年代,劳动时间的确呈下降趋势。80年代确立了?#26102;?#20027;义新自由主义的?#25345;我?#26469;,劳动一方的力量被削弱。自动化技术解决了一部分低端工作,而属于中产阶级的工作正在萎缩。透过?#25945;?#25968;字技术的中介,劳动力得以变得越来越灵活,被迫去?#35270;?#24066;场的各?#20013;?#27714;;同时也变得越来?#35282;?#21171;,以勉强糊口。所有劳动者都被投入到?#26102;?#20027;义这个巨大的快速运转的生产机器中,所有劳动者都惶惶不安,为了生计付出的不只有工作时间,还有身心健康。是?#26102;?#19982;劳动的对立关系,造成了劳动时间的不减反增。正如马克思所?#25285;时?#20027;义生产破坏了一切财富的源泉——工人和土地(想想生态危机)

技术不是罪魁祸首

忙文化的“时间紧迫论”

不慌不忙的从容心态,在今天的“忙文化”之下已成为需要用力培护的个人素养。比如,在工作时,我们要努力克制自己玩手机的欲望;在休假时,又要纠结自己是否要迅速处理工作信息的召唤,往往患得患失,陷于厌恶与不?#30149;?#19981;过,时间紧?#26085;?#30340;是技术进步(尤其是信息通信技术)造成的吗?所有人都同等程度地感到时间紧迫吗?

瓦克曼在《时间紧迫》中指出,我们面临的是一种“时间紧迫悖论”(time pressure paradox)。事实上,二战以来,西方国家的闲暇时间是有所增加的,但人们依然感觉时间紧迫,甚至是前所未有的紧迫。时间紧迫感是一种多维度的现象。而不同的群体,比如男性与女性、农民与城市人、精英与大众在工作上的时间感有明显差异。

《时间紧迫》

不过,王行坤认为瓦克曼没有注意到?#26102;?#19982;劳动的对立关系,是造成劳动时间不减反增的关键原因,这是一个巨大的盲点。如今,我们的时间经历着分配上的撕扯,一天24小时要在(“我的?#20445;?/span>自由时间和(由老板所支配的)工作时间之间进行分配,而后者不断侵占前者。E.P.汤普森的经典研究《时间、工作?#21520;?#19982;工业?#26102;?#20027;义》提出了有关时间分配的关键一点。在农业社会,不存在“生活”与“工作”的区隔。农民有活就?#26705;?#26080;活就歇,完成任务不需要计时,只要不至于土地荒芜,颗粒无收即可。在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,白白消磨时间被认为是可耻的,我们需要精确的计时工具,需要分秒必争。安德烈·高兹因此将现代?#26102;?#20027;义社会称为“工作社会”。当我们吐槽非洲人懒惰时,他们不过是未经现代工作伦理规训罢了。

瓦克曼指出,时间紧迫感更多是由现代的“忙文化”所造成。“忙文化”所推崇的成功人士总是忙碌的。“今天衡量社会地位的标准不是对闲暇的炫耀性消费,而是投入时间密集型工业的程度。”与之相伴的,是工作的极化问题。我们有好的MacJob(以?#36824;?#20844;司为代表的高科技、高收入工作),也有坏的MacJob(以麦当劳为代表的低技能低收入工作)。优步为代表的?#25945;ㄗ时?#20027;义强化?#33487;?#31181;坏工作的泛滥。

当我们尝试解释技术与时间紧迫感之间的关联时,往往要么陷于技术乐观论,要么陷于悲观论,二者本?#22124;?#37117;是技术决定论,即认为技术必然会带来某些特定的社会结果。然而,瓦克曼?#24247;?#30340;是技术的社会塑造论。换言之,技术设备并不直接决定我们的时间感,而是受到社会?#36139;取?#26085;常文化生活等要素的影响。

显然,电子?#22987;?#21450;手机信息,并不是让我们感到时间紧迫的罪魁祸首。我们可以选择在特定的时间回?#20174;始?#32780;手机可以让我们与朋?#36873;?#20146;人建立更密切的互动,更加灵活地?#25165;?#26102;间。之所以会出现工作侵占私人时间的状况,是社会?#36139;?#20915;定的;而生活与工作上的时间紧迫感,是数字?#26102;?#20027;义下的劳动政治所决定的。

本文系独家原创内容。作者:董牧?#21361;?span>编辑:徐学勤、榕小崧;校对:?#26434;?#20891;。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,欢迎转发至朋友圈。

3月2日《新京报·书评周刊》B01版~B12版

「主题」B01 | 我们如何卷入了加速的工作?

「主题」B02 | 百年大哉问 为何技术进步没能将人从劳作中解放?

「主题」B03 | 技术加速,如?#26410;?#29983;人们的工作紧迫感?

「主题」B04 | “懒汉”之声 拒绝工作意味着什么?

「主题」B05 | 访谈 在现实处境下,找回工作的想象力

「文学」B06 | 《海神的一夜》 陈东东的“语言夜景”(上)

「文学」B07 | 《海神的一夜》 陈东东的“语言夜景”(下)

「思想」B08 | 《?#26412;?#27893;和其他思考工具》 丹尼特,一个“扫兴的?#19968;鎩?/span>(上)

「思想」B09 | 《?#26412;?#27893;和其他思考工具》 丹尼特,一个“扫兴的?#19968;鎩?/span>(下)

「历史」B10 | ?#27515;?#31859;亚战争 一场地缘与信仰的帝国博弈

「书情」B11 | 《幻影?#24535;濉?#31561;7本

「诗歌」B12 | 外国人如何阅读王维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体彩店怎么赚钱